[摘要]Facebook幕后黑公关Definers在帮助高通与苹果打官司期间,始终在宣传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有望在2020年成为总统候选人。据推测,此举可能是为了挑拨库克与特朗普政府建立的友好关系。

腾讯科技讯 11月22日消息,据《纽约时报》报道,2017年,当长期从事共和党政治活动的蒂姆·米勒(Tim Miller)搬到旧金山湾区,并成立名为Definers的公关公司时,他带来了比硅谷更典型的华盛顿商业技能。

图1: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聘用公关公司Definers,帮助其应对其平台上俄罗斯虚假信息曝光带来的影响

米勒精通反对派研究策略,即追踪关于政敌的破坏性情报。他与网络媒体煽动者关系密切。最重要的是,他明白保密的价值。

米勒及其公司Definers在合适的时候来到了硅谷。随着消费者和立法者质疑科技巨头公开的意图和权力,Facebook和其他公司开始采取守势。

据五名熟悉米勒工作的匿名消息人士称,Definers很快接到了很多生意,客户从Lyft、Lime和Juul这样的初创企业到像Facebook、高通等科技巨头。

据Definers前员工和数字记录显示,在帮助高通与苹果打官司期间,Definers始终在宣传,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有望在2020年成为总统候选人。据推测,此举可能是为了挑拨库克与特朗普政府建立的友好关系。

Definers发起的这场宣传运动标志着,硅谷在公共关系领域本就充满敌意、好斗的做法出现了升级。乔纳森·赫森(Jonathan Hirshon)表示:“这种肮脏的公关始终都存在,但现在却愈演愈烈。”在过去30年间,赫森曾担任苹果和索尼等科技公司的公关代表。他补充说:“理想主义仍然存在,但事实是,大公司在对待媒体的方式上变得更加霸道。”

在《纽约时报》详细报道了米勒的公司代表Facebook所做的工作后,这家社交媒体公司上周解除了与Definers签署的合约。Definers鼓励记者写反对Facebook的活动人士之间的金融联系,同时抹黑自由派金融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因为后者曾谴责Facebook依赖反犹太主义言辞。

图2:长期从事政治活动的蒂姆·米勒(Tim Miller)在硅谷成立了公关公司Definers

Definers的策略是对目标的压力点发起攻击。Definers为高通制定的大多数公关策略都与高通和苹果的关系无关,这是一场复杂的法律纠纷,主要围绕苹果应该为其在iPhone上使用的高通芯片支付多少专利费。

Definers的员工向记者分发不利于苹果的研究报告,但却不愿透露是谁在为此买单。据知情人士说,Definers还在保守派新闻网站上发布了数十篇关于苹果的负面文章。高通高管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多年来,科技行业巨头之间的争斗始终不那么文雅。大公司经常向记者通报有关其他公司的坏消息,并敦促监管机构审查竞争对手。

微软曾发起名为“Scroogled”的活动,强调了它所谓的谷歌侵犯隐私行为。从2012年到2014年间,微软在平面和电视上发布广告,声称谷歌正在阅读人们的电子邮件,但后者否认了这一指控。

最近,一个名为“问责运动”的组织向记者披露了一些负面报道,这些负面消息成为谷歌反击的目标。该组织是由数据库制造商甲骨文(Oracle)悄悄资助的。多年来,甲骨文一直在与谷歌就Java(甲骨文拥有的编程语言)展开知识产权诉讼。

Definers首席执行官马特·罗迪斯(Matt Rhoades)在一份声明中说,该公司的工作“与公共事务公司每天为不同行业、不同问题客户所做的工作完全没有区别。我们为自己向客户提供的帮助感到自豪。”

被指控向儿童推销电子烟的Juul公司正与Definers合作,希望改善其公众形象,并与记者进行沟通。有知情人士透露,网约车公司Lyft利用Definers来帮助应对美国各州监管机构带来的挑战,其中包括选择哪些Lyft司机接受媒体采访。

此外,电动踏板车初创企业Lime今年8月份聘用了Definers,因为该公司希望外部承包商对竞争对手采取更激进的策略。Lyft和Lime都已经终结了与Definers的合作。

图3:Definer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特·罗迪斯(Matt Rhoades)

许多关于Definers与科技公司(包括Lyft和Lime)关系的细节,此前曾被其他新闻机构报道过。Definers也为华盛顿提供服务,比如帮助建亲石油贸易组织“未来力量”(Power the Future)。

与此同时,Definers也为美国环保署工作。但美国环保署去年终止了与Definers的合同,此前有消息称,Definers的律师正在调查批评特朗普政府的机构雇员。

为了推广客户并攻击其客户的敌人,Definers经常使用NTK网络,这是个在Facebook上有12.2万粉丝的新闻聚合网站,倾向于保守派。

在弗吉尼亚州的阿灵顿,Definers与其姊妹公司——政治反对派组织“美国崛起”(America Rising),与NTK进驻相同的办公楼中。共和党总统竞选的老手乔伊·庞德(Joe Pounder)曾在他的传记中称自己是“反对派研究的大师”,他是Definers和“美国崛起”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NTK总编。

在《纽约时报》的报道发布后,庞德及其两位NTK同事与Definers保持了距离。他们在博文中写道:“我们没有与Facebook合作过,只是与其雇用的公关公司使用同样的办公室。”

但米勒在去年发给Definers潜在客户的一份提案中,在名为“数字平台回音室”(Digital Platform Echo Chamber)的章节中,揭示了Definers利用NTK的方式。

他写道:“Definers管理着NTK网络,后者是个针对华盛顿有影响力人士的新闻聚合平台。通过NTK,我们可以直接重新发布来自其他媒体的有利消息,并与志同道合的人合作,帮助创造一种回音室效应。”

今年,NTK至少发表了57篇文章批评苹果和库克。其中有些帖子针对苹果与高通之间法律纠纷的核心问题,并多次重申高通的申诉,这也激怒了苹果。苹果开始放弃使用高通芯片。

在2017年4月的一篇贴文中,NTK写道:“iPhone 8可能比竞争对手更慢,这就是为我们为何要阅读相关文章的原因。NTK的答案很简单,因为iPhone没有使用高通芯片。”

对于库克竞选总统的传闻,Definers在网上发起了一场令人惊讶的运动,将苹果首席执行官提升到2020年总统大选潜在候选人的水平。

图4:Definers直接称库克为2020年总统大选的潜在候选人

其他的报道甚至更加直接,比如8月份的一篇关于高通技术的文章总结道:“对苹果来说,选择很明显:要么与高通搞好关系,要么向消费者提供速度较慢、质量较差的产品。”

Definers也使用其他渠道来传播它的作品。《纽约时报》看到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在2017年7月,米勒写了一篇文章,指责库克在美国建设苹果工厂的问题上向特朗普总统撒谎。

据邮件显示,米勒通过电子邮件把这篇文章发给了右翼煽动者查尔斯·约翰逊(Charles C. Johnson)。约翰逊在自己的网站GotNews上发布了这篇文章,但没有署名,也没有披露来自米勒、Definers或高通的其他信息。

Definers对库克十分关注,甚至为将其提升为2020年总统候选人水平而为其专门开展竞选活动的地步。网络安全公司ThreatConnect研究员凯尔·埃姆克(Kyle Ehmke)说,一家名为“蒂姆·库克2020草案”的网站有Definers员工的数字链接。

在Facebook周三公布的一份备忘录中,Facebook的公关和政策主管艾略特·施拉格(Elliot Schrage)承担了聘用Definers的责任,并表示Facebook的确曾要求这家公关公司调查索罗斯批评Facebook是否有“财务动机”。

施拉格是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长期密友,他已经宣布离开Facebook的计划。桑德伯格此前曾说过,她不知道关于 Definers的事情。但在备忘录发布后的网上评论中,她承认通过电子邮件和其他材料得知了该公司的情况。(腾讯科技编译/金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