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曾经看似完美无瑕的组合也变得脆弱不堪,扎克伯格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公开批评桑德伯格在某些事务上处理不当,置公司于被动,桑德伯格一度担心自己的职位不保。

腾讯 纪振宇 11月22日发自硅谷

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本质上并不是同一类人。

前者年少成名,是哈佛校园内从不循规蹈矩的计算机奇才,奉行“快速行动,打破一切”,后者走的是一条更为传统的精英路线,在华府有着深厚的人脉资源,精于政治圈的一套话语体系和行事规则。

如果同在哈佛校园内,这两个人或许谁也看不上谁,但这样的组合搭配,却让早期的Facebook实现了腾飞:年轻的扎克伯格负责产品、技术和一切与增长有关的事务,而涉及到政府事务、公共关系,则全权交给年长十多岁、有着更为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的桑德伯格负责,毕竟这是扎克伯格并不熟悉也不热衷的领域。

然而,当全球超过22亿人每个月活跃在这一平台上时,事情开始起了变化。Facebook奉行的平台保持中立、开放的原则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2015年,当时参与竞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在其Facebook页面上发布了一则呼吁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的极右翼声明,尽管这一声明遭遇到广泛谴责,但同时也获得了1万5千次转发。

扎克伯格感到震惊,他询问桑德伯格和其他高管,特朗普的言论是否违反了Facebook的相关政策,是否需要进行干预。

桑德伯格将这一问题交由负责全球公共政策的副手解答,最终的结论是,并不违反Facebook的政策,并且最好不要高调处理,免得趟妨碍言论自由这摊浑水。

更大的危机在逐步酝酿。2016年,公司内部已经开始发现俄罗斯方面通过平台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的蛛丝马迹,但这一发现却卡在负责安全的主管处迟迟未上报,最终Facebook卷入了美国的党派之争,共和党人威胁说,如果Facebook将俄罗斯干预总统大选一事扩大化,将指责Facebook和民主党串通一气。

为了维护已掌握国会参众两院多数席位的共和党的关系,Facebook决定在一份公开安全报告中,对俄罗斯事件只字不提。

在这一切发生的同时,公司创始人扎克伯格却在进行全美范围的“巡演”,作为增强与Facebook用户群体和社区更为紧密联系的一种示好。

2018年初,随着剑桥分析公司利用Facebook用户数据进行精准政治广告投放达到影响选民行为的事件曝光,Facebook危机彻底爆发,这家社交巨头被指责保护用户隐私数据不力,扎克伯格开始了“道歉”之旅,但与此同时,用户对这一平台逐步丧失信任,这一趋势已经在Facebook的业绩上显现,第二季度财报中,Facebook自2015年来首次出现季度营业收入不及预期,此外,用户增长、广告收入增长等关键指标也都低于市场预期。

在Facebook内部,裂痕也开始出现。

由于不满公司对待用户数据隐私的态度,Facebook花190亿美元重金收购的即时通讯工具Whatsapp的两位创始人先后离职,迫于Facebook方面变现的压力,Instagram创始人出走,曾被扎克伯格寄予厚望的VR平台Oculus创始人也一一离开。

曾经看似完美无瑕的组合也变得脆弱不堪,扎克伯格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公开批评桑德伯格在某些事务上处理不当,置公司于被动,桑德伯格一度担心自己的职位不保。

Facebook的公司使命:“让世界变得更开放和连接”,在遇到具体的现实问题时,显得空泛无力,在平台上已经拥有20多亿用户时,Facebook已经是将这个世界连接在一起的开放平台,但接下来呢?还有太多需要回答的问题。

Facebook无法逃避作为一个公众平台所应承担的责任,但在界定哪些言论不应该在平台上被广泛传播时,却无法划上一条清晰的界限。也许在10年前,当问起扎克伯格,好的社交平台应该是什么样?他能够做出回答,但如今,面对这样的问题,他或许已经无法做出解答。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