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家声称靠基因编辑技术实现艾滋病免疫的婴儿已诞生-而后网

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日前宣布,他所带领的团队透过在胚胎时期以 CRISPR 技术编辑基因组的方式,让一对天生就能抵抗艾滋病的双胞胎婴儿顺利于 11 月在中国降生。这两个婴儿身上一种名为 CCR5 的基因经过了编辑,贺建奎相信在这种白细胞上的蛋白失去功能以后,会有助于抵抗 HIV 侵入人体细胞。

这则消息乍听起来似乎是生命科学界的重大突破,但它实际上的意义并没有许多人想像的那么正面,其背后存在的伦理问题甚至可以说践踏到了道德的底线。首先,贺建奎这项还没有经过科学验证和同行评审的所谓「成果」,完全有别于现有的正常胚胎研究。目前开放了对捐赠人体胚胎编辑实验的个别国家,基本都会将研究限制在理解其发展规律的范围之内。即便是得到许可的人体实验,也必须具备对象的遗传突变会造成死亡,或是一定要靠基因编辑才能救命这样的大前提。

之所以会有这些限制,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基因编辑过程中存在的「脱靶效应」。这指的是科学家在操作时可能出现的编辑偏差,以及这些偏差未来可能对实验对象构成的不可估量的影响。在贺建奎目前已公开的信息中,并未提到自己是如何确保双胞胎身上不会出现「脱靶」。而其选取的胚胎虽然来自一对男方 HIV 阳性、女方阴性的夫妻,但胚胎本身并没显现出任何已知的疾病迹象。退一步讲,就算是发现了 HIV,以当今医学所能提供阻断疗法的有效性来说,贺建奎的选择对两个孩子及其父母而言极有可能也是弊大于利的。

另外还有一个引来了无数非议的点在于,贺建奎并没在两个胚胎上实现相同的编辑。在这对新生儿中,仅有一个孩子被修改了两个等位基因,另一个的身上只有一个等位基因被修改。这就代表着后者仍有可能会感染 HIV 病毒(不过对艾滋病的抗性可能会比正常人强一点),而且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以后说不定就会冷酷地被划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了...

实际上,基因编辑技术发展至今,贺建奎所做的这些并算不上是什么领域创新,反倒更像是一种负面意义上的「敢为天下先」。他的研究成果背后有着巨大的安全隐患和伦理问题,这样做的结果,在世界上许多地方甚至是可能为其招来牢狱之灾的。说到这个,该项研究目前能找到的唯一一份伦理审查申请书,上面列出的审查机构 — 深圳和美妇儿医院,已经表示「婴儿的基因编辑工作并不是在该机构进行,婴儿也不是在该机构诞生」。贺建奎原先工作的中国南方科技大学,则声称他从今年 2 月 1 日起就已经进入了停薪留职阶段,学校对其参与的研究并不知情。

而负责伦理监管的深圳卫生计生委,已经证实和美未根据规定进行备案,并承诺接下去会展开进一步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