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芯通是美国芯片巨头高通公司和中国贵州政府的合资企业,将于本月底正式关闭,400多个技术开发团队正在等待“收据”。针对这一消息,华信通官方尚未作出回应,但据第一财经记者报道,汪凯CEO王凯已离职。汪凯在回答第一位财经记者关于华新通崩溃的传言时说,“很难说一句话。”

去年5月,高通公司还在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举行了专题新闻发布会宣布为华芯通开发服务器芯片,帮助华芯通成功,支持贵州大数据提供技术资金支持。该行业和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高通中国合资公司关闭?华芯通CEO表示“很难说”-而后网
当时,汪凯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华芯通的情况非常有利。第一批芯片已经流传,并将大规模推向市场。”高通公司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说:“高通公司尚未退出服务器芯片业务。作为华芯通的股东,高通将继续在技术专长,设计能力和技术方面为华芯通提供重要支持和帮助管理层确保华信通拥有充足的资源。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整体实力。”

阿蒙还强调,高通与贵州省政府的合作项目在高通的商业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从全球来看智能连接设备快速增长和ai人工智能发展加速了数据中心的扩展,包括边缘计算服务技术市场前景广阔,中国是该领域增长最快,最具潜力的市场之一。

但是,双方的誓言已经说不到一年了,华芯通的发展将被迫休息。业内人士用“同一个梦想”来描述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

华芯通成立于2016年,主要服务服务器芯片的设计和开发。截至去年8月,高通和贵州政府共投入5.7亿美元用于此项目。去年11月27日,华芯通宣布首款商用ARM架构国产通用服务器芯片—— 昇龙4800(StarDragon 4800)正式开始批量生产,首批出货数千台。

成立三年后,结束了。华芯通的“死亡”令人惊讶,但市场参与者长期以来一直对此项目表示怀疑,特别是在去年高通宣布“撤销”服务器芯片之后。由于95%的服务器芯片市场现在都被英特尔X86所占据,因此超出了其他参与者的范围。

一位ARM高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高通公司宣布它不做服务器芯片的那一刻起,这个合资项目已经注定要灭亡。高通的退出也是由于内部管理决策,他们是云计算市场潜力,尤其是边缘计算,被认为更大。“为国内芯片合资企业敲响警钟

该项目的失败也为国内芯片行业的其他公司敲响了警钟。研究院研究员Gartner研究副总裁盛凌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华芯通项目的关键问题是投资回报率不高,因为它是中国和美国的公平,付出了什么?谁没有技术?谁持有?合资公司将面临这些复杂的问题。“
事实上,华芯通不是高通公司在中国唯一的合资公司。去年5月,高通公司获准联合成立合资公司瓴盛科技(贵州)有限公司,国有大唐电信子公司,联芯科技,建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智鲁资本。近30亿元人民币,其中高通和联芯科技占24%。

盛陵海表示,高通和大唐合资企业的前景也可能为此蒙上阴影。此前,一些媒体质疑Yusheng Technology Wisdom已成为高通的代理商,并扮演高通低端芯片分销商的角色。高通公司不会将其核心技术转让给合资公司。

谁是他手中的知识产权?也许这是华芯通最大的痛点。虽然中国资本注册资本方面确实占据主导地位,但合资公司的主导地位仍然掌握在高通手中,因为大多数外国科技公司只向国内提供技术授权而非知识产权转让。这意味着合资企业只能使用技术,而不能使用技术

芯片行业不乏合资公司。英特尔与国内公司已经建立了技术合作关系,而X86 CPU技术仍然掌握在英特尔手中。 ARM与中国的合作也已存在很长时间,包括中国基金和孵化器的开放,以及与中国后安创新基金建立合资企业,但真正的专利权仍由母公司掌握。公司ARM。

在华芯通项目失败后,高通公司在数据中心的雄心壮志也可能受到抑制。去年,Amon在第一批财经记者中描述了他的数据中心计划。他说:“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依靠与贵州政府合资的华新通来发展数据中心业务。第二步是通过对华新通的支持,继续发展技术,支持深度学习.ai人工智能要求将数据中心业务扩展到移动网络的边缘计算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