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人工智能的第一股”,科大讯飞一直处于“同源欺诈”和“持有AI旗帜从事房地产”的风口浪尖。全年股价大幅下跌,最低价已降至19.8元/股。它必须产生优秀的成绩单,以抵御二级市场的考验。

几天前,科大讯飞交付的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公司今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9.17亿元和5.42亿元,同比增长,而2017年为54.57亿元,净利润4.28亿元。但是,这份成绩单似乎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财务报告公布后,科大股价已连续三日下跌。

据财务报告数据,2018年科技新闻获得的政府补助为2.76亿元,占当期净利润的50.9%。同时,为了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科大迅飞已经在寻求业务转型。 2018年,公司的To C业务实现收入同比增长96.54%至25.17亿元,占总收入的31.80%。

但是,何文倩认为,大数据是未来智能语音市场不可或缺的竞争因素。与拥有大量用户数据(如英美烟草)的公司相比,科大讯飞缺乏对文本和图像等各种场景的大数据支持,未来可能会有掉队。

超过一半的利润来自政府补贴,非净利润同比下降超过25%,财务报告显示,科大迅飞实现营业收入79.17亿元,同比增长45.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42亿元,同比增长24.71%。从表面上看,科大迅飞在2018年实现了双倍的利润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现有公司净利润为2.66亿元,同比下降25.83%。

科大讯飞大部分利润将来自政府补贴缺乏大数据支撑前景危险-而后网

一次增加和一次下降的净利润表现隐藏在政府大额补贴之后。在财务报告中,科大报告称,2020年政府补贴为2.76亿元,占当期净利润的50.9%,占年收入的3.5%。

记者发现,近年来,科大迅飞的表现取决于政府补贴。据记者统计,2008年至2018年,科大迅飞累计实现净利润31.1亿元,其中25%以上来自政府补贴。

此前,当政府补贴政府补贴时,科大迅飞表示公司自上市以来一直保持正常盈利,其业绩逐年稳步增长。近年来,政府补贴逐年下降。但是,从最新的财务报告数据中不难发现,科大迅飞在2019年第一季度获得的政府补贴为8.8亿元,占当期净利润的82.66%。Keda Xunfei董事长刘庆峰曾表示,未来中国的移动语音应用可能分为三个部分,一个是外国公司,一个是国内互联网,一个是科大迅飞。今天,科大迅飞已经在A股市场上赶到“AI First Share”的位置,但从依赖政府补贴的表现来看,它不可避免地会质疑其主营业务的运营能力。

在这方面,人工智能领域的天使投资人周其申告诉记者,“事实上,科大迅飞并没有在人工智能语音市场建立绝对优势。它在汽车,医疗和金融行业尚未成熟,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未来的ai人工智能需要与更多的大数据和云计算相结合,或多或少会给科大迅飞的股价带来动荡。”

对C业务转型已取得初步成效,缺乏对大数据支持的担忧值得一提的是,过去,Keda Xunfei主要专注于To B业务。根据赛迪顾问及其他研究报告,截至2017年,科大迅飞已占据中国语音行业70%以上的市场份额,包括移动互联网语音门户,智能家电,呼叫中心,教育考试,公共安全及其他语音技术应用。属于To B商业区。

科大迅飞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是因为To B业务的产品能量太多,导致X声在AI语音中缺乏商业能力。”

面对商业化的困境,科大迅飞一直在积极寻求业务转型。 Keda Xunfei高级副总裁杜兰波曾说过,“科大迅飞正在积极尝试从B改为C。开放C端市场将是科大迅飞下一次市值增长的关键。”

根据财务报告,2018年,公司的To C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5.17亿元,同比增长96.54%,占总收入的31.80%。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从表面上看,科大迅飞的业务转型已取得初步成效,但在拆除整个To C业务方面仍面临一些挑战。

作为公司To C业务的直接竞争对手,搜狗等硬件制造商已经推出了自己的翻译产品,并以较低的价格开拓了市场。由Keda Xunfei和JD.com推出的“叮咚”智能音箱也出现了销售下滑。 2016年,这款智能音箱的年出货量不到100,000台。 2017年,科大迅飞的年报仅显示发言人的销量持续增长。但真正的数据还不得而知。

同时,有数据显示,科大迅飞在技术优秀语音识别领域的识别率为98%,其他科技公司的语音翻译准确率在95%至97%之间。企业很难在基础应用领域打开差距。

根据中金公司的研究报告,目前,除了电子病历和法庭速记等少数场景外,语音识别的准确性不高,算法公司难以通过提供差异化服务来实现实现。

对于科大迅飞来说,更难以逾越的障碍或许来自BAT。近年来,互联网巨头已经部署在AI语音市场中。其中,所有inai人工智能百度都宣布“全方位的智能语音技术永久免费”,并直接与科技大学竞争。

“在未来的智能语音市场中,大数据是不可或缺的竞争因素,这对科大迅飞来说非常重要。”何文谦告诉记者,“与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大量用户数据相比,科大迅飞新闻在文本和图像等各种场景中缺乏对大数据的支持,未来可能会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