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

  导语:据美国《华尔街日报》今日报道称,对于Facebook近期出现的一系列问题,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将改变领导风格,从“确保每个人都参与关键决策”到大权独揽、果断行动。但这一新风格引起公司高层动荡,几位主要高管选择离职,扎克伯格与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关系也趋于紧张。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今年早些时候,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召集了大约50名高级助手,宣布Facebook处于战备状态,并且计划由他来领导公司。

  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曾在6月份一次会议上说,在和平时期,高管们可以更加缓慢地行动,并确保每个人都参与关键决策。但由于Facebook受到立法者、投资者和愤怒用户的围攻,他需要采取更决断的行动。

  扎克伯格的新风格引起高层前所未有的动荡,迫使该公司几位主要高管离职,并使他与长期担任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关系趋于紧张,而这一点此前从未被报道。

  知情人士坦言,这位34岁的Facebook CEO认为,该公司今年在关键时刻行动不够迅速,并不断向高管施压,要求在解决用户增长放缓、平台安全等问题上“加快进展”。扎克伯格有时也对公司应对今年批评浪潮中的表现表示失望。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周五,在与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Facebook总部的员工进行问答时,扎克伯格猛烈抨击了一轮新的批评性新闻报道,称其为“胡说”。

  具体情况是:在会议上一位员工问,是否可以通过发布一份关于Facebook发现并解雇了多少泄密者的报告来遏制泄密。扎克伯格说,Facebook确实会解雇泄密者,但根本原因是媒体的攻击使“士气低落”。

  扎克伯格以前设定过学习普通话和阅读25本书的年度目标,他今年说将把重点放在修复Facebook上。据一位熟悉其想法的人士透露,扎克伯格认为,更加严格的管理风格对于应对内部和外部所提出的挑战是必要的。

  扎克伯格的新姿态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不安,他们曾认为Facebook早期的“快速前进,打破常规”口号是该公司当前许多问题的诱因,其中也包括他与桑德伯格在内的一些高层之间的冲突,长期以来,桑德伯格一直控制着Facebook的公关和政策团队,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

  今年春天,扎克伯格告诉49岁的桑德伯格,对于“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的公开爆发,她和她的团队难辞其咎。据知情人士透露,“剑桥分析”不恰当地访问了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并将其用于政治研究目的。

桑德伯格

  桑德伯格后来向朋友吐露说,这次交流使她惊慌失措,她不知道是否应该为自己的工作担心。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还告诉桑德伯格,她本应更加积极地分配资源,以审查网站上令人不安的内容。目前,该公司仍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知情人士指出,扎克伯格对近几个月来情况有所改善感到高兴,上周他向记者表示,桑德伯格是“我的重要合作伙伴,现在是,将来也是。”

  扎克伯格曾私下告诉高管,外界对“剑桥分析”争议的一些反应已上升到“歇斯底里”的水平,并抱怨Facebook没有对此进行有效的管理。

  但据一位熟悉扎克伯格想法的人士说,扎克伯格不记得在谈到“剑桥分析”时曾使用过“歇斯底里”这个词,并补充说,扎克伯格正在认真对待这些问题,Facebook已在安全和保安方面投入数十亿美元。

  Facebook其它一些关键部门的负责人在与扎克伯格的冲突中幸存下来。

  知情人士说,扎克伯格希望Instagram能够与Facebook主平台共享用户位置数据,但因这一愿望与Instagram的一位联合创始人发生冲突。知情人士说,后者强烈反对共享数据,在今年9月份突然辞职,但在他离开不久,Instagram就开始了定位数据共享测试。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说,如果公司决定正式对位置历史设置进行更改,将告知用户。

  知情人士说,就如何从消息服务中创造更多收入的问题,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在与扎克伯格发生了分歧,随后也离开了。最近,扎克伯格将Oculus VR的联合创始人布莱登·伊里贝(Brendan Iribe)赶下台,部分原因是双方对Oculus Rift虚拟现实耳机的未来存在分歧。Facebook和伊里贝均表示,后者在10月离职的决定是“相互协商的结果”。

  Facebook仍然利润丰厚,第三季度净收入超过50亿美元,但保持利润率存在一定压力,部分原因在于安全支出增加。扎克伯格说,Facebook正处在到2019年结束的三年周期中,将对因平台开放所带来的风险加强防御。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在声明中说:“过去两年,我们判定一系列问题的速度实在太慢了,但是一旦问题确定了,我们就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来解决这些问题,并防止今后平台再次被滥用。我们在安全和保障方面做了大量投资。虽然我们知道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但是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取得了进步。”

  总而言之,据媒体披露,在2018年大约有十几名高层或高知名度的高管辞职,或离开了Facebook。今年5月,Facebook宣布对产品高管进行重大重组,此举有助于扎克伯格对公司内部更广泛的投资组合任意监督。

  Facebook高层管理的混乱状况使得该公司的一些产品决策很难执行下去,并无法提振员工的士气。去年,随着股价一路下跌,自峰值跌去了36%,员工士气一直在下降。根据现任和前任雇员的说法,许多员工对糟糕的新闻和不断的重组感到沮丧,工作秩序受到干扰。

  就在上周,《纽约时报》报道了Facebook聘用了包括所谓的Definers Public Affairs在内的反对派研究公司,揭露Facebook诽谤者的重要信息。桑德伯格和扎克伯格都表示,聘用决定是由Facebook的公关做出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述评论尤其激怒了那些团队中的许多人,特别是桑德伯格的表态,因为她密切跟踪和管理Facebook的媒体策略,有时还参与更改措辞。在上周五的内部问答中桑德伯格说,她对公关团队的行动承担全部责任。

  作为Facebook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对Facebook的超级投票权股票大部分已被加以限制,因此,他对自己的权力极少进行约束。不过,Facebook公司的董事会最近发挥了更积极的作用。2017年9月,审计委员会主席、前克林顿白宫官员厄斯金·鲍尔斯(Erskine Bowles)告诉桑德伯格和扎克伯格,他认为二人需要更加认真地对待俄罗斯对平台的干涉问题。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鲍尔斯说:“情况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得多。”鲍尔斯还表示,当公司意识到平台被人为干预时,董事会应该尽快得到通知。

  知情人士说,董事会随后要求对此事进行每日更新,董事会的这种参与程度是不常有的。

  一位知情人士说,随后,在“剑桥分析”事件曝光后,董事会敦促扎克伯格任命一位高管,负责对这些问题做出回应,并在媒体转移视线之前解决其它问题。之后,桑德伯格受命负责这项工作。

  扎克伯格还曾向顾问、前微软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Bill Gates)寻求建议。后者推荐“微软模式”,由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来监督公司、外部和法律事务。史密斯挂名“总裁”,直接向CEO汇报工作。

斯特雷奇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扎克伯格寻找人选担当这个职位之际,Facebook的总顾问科林·斯特雷奇(Colin Stretch)在6月份宣布辞职,部分原因是新的组织机构实际上削减了他的权力。

  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候选人,Facebook最终决定不再合并这些职位。知情人士说,斯特雷奇现在计划至少留任到明年夏天。Facebook不再寻找替代他的人。

  去年10月,Facebook聘请英国前副总理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担任全球政策和交流主管,这是桑德伯格2008年从谷歌加盟Facebook以来该公司最引人注目的外部招聘。

  但他的前任埃利奥特·施拉格(Elliot Schrage)仍然留在公司,并向桑德伯格汇报。上周五,施拉格在问答环节中告诉公司员工,预计未来几个月Facebook将面对更多负面报道。(斯眉)